向“阿尔法狗”脱帽致敬(随笔)
时间:2017-1-4 16:00:42来源:湖州市公安局阅读人数:5,248










    

  “狗”破天惊。

  一“狗”震世。

  有史以来都没有一条狗可以这么出名,可以这么牵动人心,可以这么令世人瞩目,不过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从来都会有不可能变可能的事情发生,2016年3月9日至3月15日短短的一个星期里,横空出世了一条出色的、能干的、聪明的、非凡的“狗”,尽管这条“狗”不会呲牙裂嘴不会无端狂吠,尽管这条“狗”长相平常也不吃不喝,但就是这么一条貌不惊人的“狗”, 像麻雀上枝那样一夜变凤凰,像好莱坞大片《惊天危机》里戒备森严、安保措施牢不可破的白宫,突然被恐怖分子占领那样而震惊全球,人工智能机器人“阿尔法狗”, 毫无征兆的一鸣惊人,毫无预兆的一路狂奔, 一战成名,不可阻挡地踏入了人类的领地,闯进了围棋的乐园,毫不费力地就轻松攻陷了围棋这一个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用人类难以想象的战绩惊了人,用谁也不会想到的完胜震撼了全世界,一瞬间这条“狗”威名远播,让人类自惭形秽,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不得不刮目相看,人们不得不恭恭敬敬向4比1战胜韩国九段棋手李世石的“阿尔法狗” 脱帽致敬!

  这条使世界为之颤动被载入史册的“狗”来得太突然太快了,远远超出了人类习惯高估自己的预计,这条来势凶猛的“狗”产生的巨大威力,远远超出了人类的心理承受力,这条不可一世的“狗”将原本的一次普通围棋比赛,一下子变成了举世注目的惊人事件:交战的一方是曾14次获得世界冠军的“韩国第一剑客”李世石,而另一方则是名叫“阿尔法狗”的智能机器人,换句话说,一方是久经沙场的当世最伟大的围棋手,是恃才傲物、天赋异禀的黑白世界里的伟大剑客,另一方则是初出茅庐却绝顶聪明的机器人,仅仅只有2岁的“顽童”。这样的棋盘前一对一的单挑、五番棋谁赢谁就能得到100万美元奖金的比赛,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人机大战,自然免不了会吸引全人类的目光,更主要更关键的一点,恐怕还在于人对于知之甚少的机器人的浓烈好奇,都想借这个自古未见的棋局和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好见识一下人工智能的能力。与肉体凡胎不同的“阿尔法狗”,没有辜负设计师的殷殷期望,在比赛的过程中不知疲倦,没有恐惧,既不骄傲自满,也不情绪失控,始终保持着前后一致的优势,就像是一堵一动不动的墙,你对它施加的所有压力,你对它抛出的所有战术,你给予它的所有微笑,对它一点效果也没有,最后全反馈到你自己身上,相反,对弈中的李世石紧张的气息却渗透到了骨子里,由不安转成焦躁,从焦躁到沮丧,从沮丧到愤怒,从愤怒到绝望,即便几欲崩溃的他以最大的自制力勉强恢复镇静,重新一子一子落下,可分分钟都是煎熬,秒秒钟都是无奈,于是,双方的博弈完全出乎人的意料。曾经只考虑了3分钟就作出应战邀请决定,并信心满满、在赛前宣称可以5比0或者4比1取胜的李世石,曾经以往能够轻松把对手杀得缴械投降的勇士,在落子无悔的对阵中,无论怎样绞尽脑汁斗智斗勇,依然是一败再败三连败,三次投子认输,简直是无还手之力,输的一败涂地,即便挽回颜面的扳回第四局还是输了第五局,最终“阿尔法狗”以4比1大胜李世石,不管应战者是多么不甘心,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一个失败者的角色,哪怕是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也得承受难以承受的人工智能彻底碾压了人脑的压力。

  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惨败结果,在赛前围棋界的世界顶级高手几乎一面倒都看好李世石,推测“阿尔法狗”胜算的可能性为零,认为战胜“阿尔法狗”根本不成问题,觉得“阿尔法狗”在创造力方面尚无法与人类匹敌,其实力还不足以向人类的顶级高手发起挑战,电脑战胜李世石的可能性不到5%,电脑战胜人脑还得等上百年,起码也是十年以后的事,曾称“围棋有可能是外星人发明的”中国棋圣聂卫平也理直气壮地断言:“电脑完全无法战胜人脑,因为电脑存在不可逾越的技术障碍,人类100%会取胜,电脑战胜人类这种说法完全是忽悠。”但言之凿凿的社会舆论丝毫不影响“阿尔法狗”的发挥,丝毫也不能改变双方实战的比分,丝毫也无法撼动板上钉钉的事实,相反只能说人类对智能机器人的认识有限,了解不够,即便类似的失败早有先例,也很难扭转人低估对手的自大习惯。1988年首次有电脑战胜国际象棋大师级人物本特·拉森,1997年11月人机国际象棋对战,当时排名世界第一的卡斯帕罗夫也在博弈中败下阵来,去年10月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也步了后尘,人工智能的海量计算与逻辑推理已达到人类望尘莫及的地步,“阿尔法狗”以一种猝不及防的方式向世人展示了人工智能钢铁般的力量和意志,告诉我们技术革新已经远远超过了生物进化的速度,人类只有迎头赶上。很显然,如果不直接与“阿尔法狗”较量,就不清楚“阿尔法狗”的真本事,就不知道“阿尔法狗”会下出酷似李昌镐像神一样发挥的神奇招式,人类棋手就无法尝试机器的新招,就无法领教进步飞快的人工智能,就无法看到“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因此,不能不这么说,“阿尔法狗”创造了另外一种人类想象不到的围棋的美,那些创造性的构思彻底颠覆了人类过去对围棋的认识和理念,改变了人类对围棋的一些传统认知,于是深感震惊的聂卫平认为“阿尔法狗”的中盘能力超强,“堪称十三到十五段,完全超越人类,”也不得不马上改口:电脑很厉害,向电脑脱帽致敬。有人甚至说即便换上当今的新秀、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上场,可能也没戏,只有5个中国顶级棋手一起联手,说不定还有点机会。比赛的结局已定,任何难免的失落也是多余,“阿尔法狗”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赢得了挑战赛的胜利,同时也赢得了人类对机器人的尊重,让人类在无比的震撼中真切地感受人工智能的神奇与魔力。

  能够深度学习和强化学习的“阿尔法狗”确实了不起,虽然没有人知道它的段位,当然更没有人知道它的风格,也没有人知道它下一步的棋会怎么下,但“阿尔法狗”不仅展现了大数据时代计算能力的神秘面纱,还能自己琢磨出没有任何一个人类棋手会那样下棋的很多非人类的下棋法,它打破了所有的规则却又有着无比美丽的棋,完全够得上“阿尔法十段”这个神一样的称号,尽管“阿尔法狗”无法最终成为围棋的上帝,穷尽无限的可能性。“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的意义完全不是一次围棋比赛那么的简单,沾着仙气的围棋一直是人类的圣殿,绝对不是轻易能够被谁称霸的,围棋有可能的下法数量多达10的171次方,远远超过了可观测宇宙范围内10的80次方的原子总数,是6000多种智力游戏中唯一真正未被机器攻破的最后堡垒,此前开发的很多围棋软件,对弈时还都需要人类高手让子,但这一次出场挑战的机器人却发飚了,不仅打得人无还手之力,连招架也难,真的是叫人输的心服口服,无话好说。非常犀利的“阿尔法狗”表现出的空前勇猛,让李世石没有机会守住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让本来大家都觉得很遥远的事情突然变成了眼前的现实,这一方面说明了计算机程序设计得越来越好了,预示着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即将崩塌,标志着“人工智能的时代即将到来”,另一方面也表明人类棋手不应该把自己想得太厉害,应当适度地放下一些人类的尊严,所以,这次的人机大战关乎的绝不是孰赢孰输,其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智力竞技的范围,已经不是一场纯粹的竞技比赛,而是人工智能研究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同时也极大地刺激了各个领域的科技研发动力,推进了科技的创新发展,鼓舞了解决人工智能核心科学难题的信心。短时间内的人机大战尽管迅速划下了句号,但见识过了“阿尔法狗”的威力的人们应该清醒的明白,虽然真正的人工智能的未来还遥不可及,可一鸣惊人的“阿尔法狗”已经为我们推开了一条闪烁希望的门缝,让我们依稀可以看到门后那个让人激动万分的新世界。

  对“阿尔法狗”夺取的胜利,仅仅用震惊两个字来概括,肯定还无法涵盖,不是全面的诠释,不是正确而客观的解读,因为在这场轰轰烈烈的人机大战中,人们似乎看不到围秤对坐、轻轻落子的清怡,似乎也不见了无言手谈的乐趣,映入眼帘的是棋盘上金戈铁马的剑气氤氲,是举世瞩目的高度关注,造就的是对人工智能的广泛兴趣和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尤其当这条用科技武装的战狗绝尘而去时,人们已经看到了围棋这个小众项目一下子变成了大众的热门项目,看到了超乎想象的人工智能的厉害与力量,不得不像下围棋那样冷静地坐下来,认真思考此前总是被忽略的一些问题:人类应当怎么感知未来,怎么对待未来,怎么理解未来,哪怕这些丰富的想象尚还不能准确描绘未来。于是,再没有人会轻视“阿尔法狗”,再没有人会小看“阿尔法狗”,再没有人会忽视“阿尔法狗”,再没有人敢盲目自信的口出狂言,再没有人敢熟视无睹科技的进步与发展。

  “阿尔法狗”这种疯狂的精华速度,对人类来说可能是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鸿沟,机器战胜人脑这样的比赛结果,令凌驾于所有生物之上的人类心生惧意,今天人类制造出了比人更聪明的机器人,明天机器人再制造出比它们更聪明的机器人,如此这般,整个世界就会朝着人类无法预计的巨型超智能的方向狂奔,这不免让人类生出许多的烦恼,担心有朝一日机器人完全超越人类,要取代、威胁甚至控制人类,最终统治世解,害怕会有好莱坞科幻大片《终结者》那样的悲剧,其实这种忧虑大可不必,因为,人工智能战胜围棋顶级高手是一件必然的事,人输给机器也是早晚的事,马云也认为未来机器会比人类更强大,但不会比人类更聪明,何况人工智能终究是人类创造发明出来的人造产物,是人类智慧的产物,都是人类的胜利。说到底,让更多不可能成为可能的“阿尔法狗”的聪明,本质上还是人的聪明,所以,人类应当用更加好的技术让更多的机器人变得更加聪明,与聪明的机器人一起建造更好的文明,用科技的手段让世界更美好,用人工智能把世界变成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这应该是人类不可推卸的一个使命。

  也许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足为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阿尔法狗”破冰之旅的胜利表明,棋类游戏只不过是测试人工智能进展水平的一只小白鼠,作为一种令人敬畏的美妙游戏,累积了几千年人类智慧的围棋,隐含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幽玄世界的真理,仍然是应该敬畏的,因为围棋的魅力之一就在于千变万化的棋盘空间很多时候没有标准答案,局面的好与坏、厚与薄、领先与落后,往往连职业高手也常常难以判断,所以可以肯定地说,真正的人工智能这盘棋才刚刚开局,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还有更多现实的施展空间。对告捷的“阿尔法狗”来说,无须鲜花也无须掌声,毕竟机器人真正需要的只是不断改进和提升,并且在超越人类的同时成就人类,有益人类,保护人类,不用怀疑,人机协作,世界一定会更加美好。

(作者系市局退休民警、省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