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妻(小说)
时间:2016-12-5 14:07:53来源:湖州市公安局阅读人数:7,457










    

  雷声滚动,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雨点终于从阴沉沉的天空扑向了大地,将一切都毫无例外的融进了它的世界里,细雨漫天,眼前的景物都被蒙上了一层帘幕,叫人看得不真切了。

  杜维又一次把自己关进了房间,空荡的屋子里一张床与一只老旧的摇椅胡乱摆放着。黑暗中,他将自己臃肿的身体强行塞进了摇椅,伴随着摇晃不时发出阵阵让人牙酸的吱吱声,着实让人为它担忧,似乎下一刻它便会不堪重负而变得支离破碎。

  杜维慵懒的躺在摇椅上,双目痴痴的盯着天花板,浑浊的目光中似有晶莹闪动,在摇椅的晃动中仿佛下一刻便会溢出眼眶,右手缓慢的抚摸着胸前的一顶帽子,仔细看去,竟是一顶警帽,而他颤抖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拂过正中的那枚警徽,黑暗中深深地叹了口气:“我,错了吗?”

  房门被推了开来,一道曼妙的身影走到窗前,将它开了道口子,一瞬间,窗外的寒风好似得到了宣泄口,穿过门窗的缝隙,一股脑的钻了进来,冬日的风显得格外刺骨,吹得人心里泛凉。同时钻进来的还有那微弱的光亮,房间终于不再黑暗,借着微光,她走到杜维面前蹲了下来,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杜维的脸庞,悄悄拭去了他眼角的泪痕,目光中尽是温柔:“爸,又在想她了吧?”

  杜维微微一怔,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目光中包含着复杂的情感,有宠溺、有心疼、有怜惜、更多的则是愧疚。

  杜维胸腔中仿若压着一块千斤巨石,沉重的让他透不过气,每每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那份愧疚便犹如决堤洪流翻涌而出,瞬间便能淹没杜维。他缓缓扭过头去,没有回答女儿的话。

  她仿佛笑了笑,她知晓父亲心中的痛苦,更明白父亲对自己的愧疚,所以每当父亲这般颓废之时,她就会陪在父亲身边,她不忍心让父亲独自忍受满满一整个房间的寂寞。她知道父亲想的是自己的母亲,可这些年下来,无论自己如何追问,他从未向自己透露过有关母亲的只言片语,看着年仅四十余岁的父亲日渐苍老,她多想为其分担他的忧愁啊。

  所以,她想要知道。

  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只板凳,就这么坐在了父亲的身旁,她盯着父亲的眼睛,目光中透露着前所未有的坚定,“爸,您知道我今年几岁了吗?”

  杜维一愣,似乎不太明白女儿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然而女儿的下一句话便让杜维死寂的心猛地刺痛了一下,“我20岁了,我已经成年了,可我的记忆中却毫无母亲的影子,我能体会到您的忧伤,我真切的感受到您看向我时眼中的愧疚,20年来您对我呵护备至,虽然没有母亲的陪伴,但我知道我是幸福的。”

  她顿了一下,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纤细的小指上一枚银白的戒指借着微微光亮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爸,您说过的,这是母亲的戒指,您说过的,我像她,所以……”女孩不自禁的握紧了手,指节由于过度用力而微微泛白,“所以,所以爸爸,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还有一个妈妈……”两行清泪缓缓落了下来,她静静的看着杜维,不再说话。

  “轰”!当女儿的最后一句话落入杜维耳中,他只觉一声惊雷炸响在头顶,压抑许久的情感瞬间翻涌而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杜维终于坐了起来,只是手中的那顶警帽却始终不曾松开分毫,杜维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儿,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一声悠长的叹息打破了满屋的寂静。

  杜维看着自己出落得青春靓丽的女儿,眼中满是怜惜:“是啊,一晃都20年了,小瑶都这么大了”这个男人在这一刻仿佛又苍老了几分。

  “小遥,爸爸知道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的不解,从小到大,我从不跟你讲你母亲的事,不是我不想,是我不敢,是我不敢啊!你知道吗?自你16岁生日开始,我便发现你和你母亲越发的相似,而那时候起,我便开始不敢面对你,对你母亲的愧疚便延伸到了你的身上,所以,我……”

  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此刻在自己女儿面前脆弱的犹如一个孩子,他狠狠的擦去了脸庞的泪痕,哽咽的说道:“好吧女儿,你说的对,现在的你有权知道一切,我,我对不起你妈妈……”

  一片片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思绪飞回到20年前。

  杜维是中国刑警学院的学生,23岁的他高大挺拔,浑身散发着朝气蓬勃的气息,一直是大家瞩目的焦点,他的阳光、帅气、聪明,无一不吸引着众多女孩的青睐,然而热情的他却从未接受过任何一个女孩的表白,不过,沈梦瑶却是一个例外。

  只记得那天的阳光格外的刺眼,杜维打完篮球便往宿舍赶,奔跑中一只柔弱的手猛地拽住了他,杜维下意识回过头,视线中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俏生生立在他面前,是一个女孩,她有着一双灿若繁星的眸子,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眼睛立即弯的好似月牙儿,一颦一笑之间让人如沐春风,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第一眼见到她,杜维的心跳便没有了节奏,她爽朗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喂,我叫沈梦瑶,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杜维的心跳仿佛漏了半拍,他说不出自己当时的感受,不过他知道自己怕是爱上了这个有着明媚笑容的女孩了,可是迟钝的杜维却不知如何作答,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好久都没能说出话来。

  沈梦瑶看着自己的表白没能得到回应,不觉有些尴尬“你,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不免感到心中委屈,沈梦瑶掉头就走。

  这个时候杜维终于反应了过来,近乎本能的拉住了沈梦瑶的右手,平时口齿伶俐的杜维这时候却掉了链子,满口的重复着“我我我……”

  杜维似乎也看出了自己的窝囊,思考再三,终于一咬牙,大声的喊了出来“我叫杜维,我们交往吧”

  沈梦瑶终于笑了,反手握住了杜维,他们便如此戏剧性的在一起了,大学时光中他们的感情日益浓厚,男才女貌是学校中令人羡慕的一对,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一直走下去,事实上他们的确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大学毕业后他们便结了婚,婚礼上新郎新娘互换戒指,彼此宣誓至死不渝,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着,杜维如愿当上了刑警,沈梦瑶则帮父亲管理生意,新婚后夫妻之间过的如胶似漆,感情一日比一日好,婚后半年里,沈梦瑶怀上了孩子,杜维兴奋的无以复加,觉得这是上天给予他的眷顾,让他有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又给了他一个孩子,沈梦瑶与杜维发誓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守护好这个家庭。

  或许美好的事物总会遭来神灵的嫉妒,上天给予的欢乐时光终于消耗殆尽,杜维充分发挥了刑警这份工作的特性,整日整夜的不回家,独守空房的沈梦瑶每晚只能守着空空荡荡的房间与寂寞作伴,杜维深知自己对不起老婆,为妻子怀孕期间而不能贴身照顾而感到深深的自责,然而每当他看着自己身上这身警服,头顶这镶着警徽的警帽,他便深切的体会到这份装束的沉重,它承载的不仅是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更是群众们对自己的信任,杜维深知这担子沉重,可是既然挑起来了,就必须具备挑着它走下去的勇气与决心,必须像个男人,为人民负责,为自己负责,这是作为一名刑警的荣誉!

  沈梦瑶的体贴是无可挑剔的,她的贤惠让杜维时常感到羞愧万分,这段时间以来,杜维一个月都没能回来一趟,电话中沈梦瑶的声音温柔的让人心安,“维,我知道你忙,我没事的,不用对我心怀愧疚,这种情况我很早便想到了,但我并不后悔,我深知这是作为一名刑警老婆应有的觉悟,知道吗?正是你这份认真的态度深深吸引着我,你的责任心让我为你感到自豪,我会在家等你回来,等你回来看我们的孩子,对了,维,你长期加班,定要注意身体,别太想我,记住,照顾好自己,你好,便是我好了”

  杜维总是问自己,究竟自己何德何能娶到如此贤惠的妻子,他答应沈梦瑶,等手头这份案子忙完了便向组织申请休假,在家好好陪陪她,沈梦瑶只是笑着说好。

  只是这一忙便是几个月,休假似乎显得遥遥无期了,今天,杜维的刑侦队通过长达半年的努力终于确认了一起贩毒团伙的老巢,完成了这个任务,杜维便能暂时休假一段时间了,杜维很兴奋,他此刻突然很想沈梦瑶,内心的思念已经折磨着杜维很久没睡好觉了,眼看着盼了很久的休假终于要来临了,杜维的脑海中便不自觉的浮现了沈梦瑶那温柔的笑容,耳边不断回响着那句“维,我等你回家”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悲剧的话,那么很不幸,杜维体会到了。

  刑侦大队外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刮起了风,吹得人凉飕飕的。杜维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刚放到耳边,电话那头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杜维,你快回来,你老婆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正在医院抢救呢。”

  杜维如遭重击,头顶仿佛有九万个惊雷炸响,一股凉意从脚底泛起,直寒到了心底,杜维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一瞬间仿佛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他看到同事们焦急的在自己面前张口闭口,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丝声音传入耳朵,杜维现在耳边反复回荡着沈梦瑶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你好,便是我好了”,胸口突然泛出阵阵恶心感,杜维脸色发白,双手奋力的支撑着墙壁才能勉强不让自己倒下来,是听错了吧,是的,一定是的,杜维近乎疯狂的安危着自己。

  乌云顿时弥漫天际,“隆”!随着一声巨响倾盆大雨降临了,大雨猛烈的敲打着屋顶,冲击着玻璃,巨大的雨水声,听的人心里泛寒。

  那天杜维终究是没能回去,他坚持要执行任务,所有人都劝他回去,可他却一点不听,大家都以为他疯了,其实所有人不知道,他只是害怕回去面对结果罢了。

  杜维来到医院已是一天之后了,沈梦瑶的哥哥看见杜维迎面就是一拳,杜维被打翻在地,神情木然,只是道了一句:“梦瑶呢?她……她怎么样了?”

  杜维的声音沙哑得恐怖,眼神空洞的盯着地板,他犹如一只受伤的兔子,将悲伤弥漫在医院的每个角落。

沈梦瑶终究是去了,医生的全力抢救虽万幸保住了孩子,可妻子梦瑶花季般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手术台上,杜维甚至没能见上她最后一面。

  “该死,真该死,我该死啊”杜维双手抱头,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短短几十步的距离却让杜维感到步履维艰,他终于走到了梦瑶的床头,看着面色苍白的妻子,看着身体早已冰凉的妻子,杜维心如刀绞,什么是痛不欲生,什么是痛彻心扉,在这一刻,杜维深深地感受到了。他的一颗心仿佛被揉进了一团碎玻璃,痛到了灵魂深处。

  杜维早已泣不成声,使劲的宣泄着悲伤,他颤抖的右手温柔地抚摸着妻子的脸颊,他想记住这份感觉,他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仿佛要将她的模样刻进骨子里。

  这个时候,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抱了过来,是个女孩,杜维一惊,伸手接过了她,怀中的婴儿仿佛笑了一下,杜维看着她却是满心的酸楚。

  “对不起梦瑶,答应你的我做不到了,多想和你一起将她抚养成人啊,我给她取名叫杜瑶,她定会像你的,可惜,你却是看不到了……”杜维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知是说给妻子听,还是对自己讲的。

  杜维终于将这藏于心底二十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杜遥在旁边听着,泪痕已布满整片脸颊。

  杜维拿起了身边摆放的警帽,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说道:“小瑶,这些事我本该早些对你讲的,可是近几年,你的容貌越发偏向你母亲,对她的愧疚便让我开始难以面对你了。”

  “爸,谢谢你,谢谢你今天终于把这些告诉了我,让我明白,我还有个如此善良贤惠的母亲”杜遥不经意瞟了一眼杜维手中的警帽,哽咽的说道:“爸,您是不是在为自己当初选择了刑警这份职业而不能照顾妈妈而感到自责?”

  杜维怔了一下,没有说话。

  “其实不用的,虽然我没有见过母亲,不过从您的描述中我知道在母亲那样一个贤惠的人的眼中,您定是她的骄傲,您要知道,母亲选择的人不单单是杜维,而是刑警杜维啊!”

  杜瑶这番话让杜维猛然一惊,然而杜维心中又何尝不明白呢,梦瑶对自己的支持是全部的,她支持的是自己这个背负着刑警责任的杜维啊。

  昏暗的房间中,杜维又一次看向了手中的警帽,是的,他不曾后悔选择的这份职业,或许再来一次的话,这依旧会是杜维的归宿吧,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看着这顶警帽的人,少了沈梦瑶,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杜维终于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猛地掀开了窗帘,目光扫向窗外,隔着玻璃认真的看着这个世界。

  雨点肆无忌惮地下,狂风猛烈的刮,天地间一片肃杀。冬日的寒风卷走了最后一片落叶,冰凉的雨水洗去了遍地忧伤,还有那光秃秃的树桠上,写着满目苍凉。

 

(作者系市局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协警)